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th Apr 2013 | 一般 | (3 Reads)
如果回憶會說話,那一定是曾經想說但卻不敢說的話;如果大海會說話,那一定是想對你說卻沒有機會可以說的話。回憶停留在那年夏天,時間定格在某個瞬間,他和她就這樣,聽天由命的曲終人散。 光影流蘇,歲月魚貫而入,竊取了他全部的思緒。乾涸的腦海再也回想不出有關過往的場景,手中的筆再也書寫不出有關過去的感慨。他傻傻地看著一張張薄如蟬翼的白紙,驀地,竟有種錯愕之感在腦海中和空虛並成交集。這才發現,自己的回憶原來一直停留在原點,不曾向前。 沒有什麼值得懷念的,就意味著沒有什麼值得丟棄的。他開始慢慢搜尋著周邊發生的一切,努力地把回憶慢慢向前推移。發生過什麼呢?他在“百度”裡努力的找尋著,沒想到,有些早已忘卻了的事情真的發生過,且那麼刻骨銘心,可他卻沒有絲毫背叛的罪惡之感。他開始低頭沉思。 那是在他初中最後的學年,與其說是他努力奮鬥的一年,倒不如說成是他和“她”從相遇到相識到相知的一年。硝煙瀰漫的戰場遠遠不能阻擋那一顆懵懂和不安跳動的心對愛的渴求。每當放學的鈴聲在校園迴盪,一個熟悉的身影便會在人海中被他一眼認出。 在他磁性的嗓音中,女孩如磁鐵般跑了過去,兩人依偎在一起,沿著漫長狹窄的小路,一路走去。那段的時光對於他來說,是最幸福的。因為他和女孩的成績都很優秀,兩人的關係雖然早已在校園中被廣泛傳開,但由於成績的庇佑,老師們都是給予最大的包容。 他喜歡在路邊的街頭吃烤的不太衛生的羊肉串,女孩一開始是不喜歡吃的,但為了他,也牽強著陪他一起吃著不是自己最愛的最愛。他其實心裡知道,女孩這麼做都是為了他,可訥於言語的他從來沒有在嘴上提及感謝之類的話,也許“感謝”對於戀愛中的人們來說會顯得做作和虛偽,女孩也心有靈犀的跟在他的身後,沒有絲毫怨言。 當然,他也會在女孩生日的時候送一束女孩最喜歡的百合花,也會在週末的時候約女孩一起看一場令人慟哭的愛情電影,也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發一條不太華麗但絕對真切的問候。就這樣,他和女孩一同走完中考來臨前的難忘歲月。 他沒有辦法阻擋時間的流逝,就像無法阻擋即將來臨的暴風雨。他曾和女孩說過心中的意向,在那天傍晚。“我沒有辦法忘記你,以後我也要和你在一起,你願意嗎?”他不知道自己當時的這些勇氣從何而來,但他的確吞吞吐吐的將它們一字一句的害羞的對著女孩說。“現在說這些幹嘛?不是在一起嗎現在,以後的事還早著呢,現在我們不是很幸福嗎?”女孩微笑著對他說,然後愜意地將頭倚在他的左肩,輕輕哼著夏日的讚歌,歌聲與晚風一起,在他的心中蕩漾。 看著女孩滿足的模樣,他沒有繼續再往下說,也許正如女孩說的那樣,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吧,與其為它們悶悶不樂,倒不如交給緣分來決定。他不安地抱住女孩,極力遏止腦海中關於那些思緒的繼續蔓延。 中考如期而至,他和女孩最後一次見面是在回校填志願的時候。他早已記不清那一天的天氣了,因為他只想好好記住女孩的模樣,他知道過往的幸福如炊煙,在這麵包的年代,根本算不了什麼,他害怕有一天會忘記女孩。 那一天,他準備了太多的話想對女孩一次說完,可最後卻只是顫顫巍巍的說了句“再見,要幸福。”他恨自己沒有那種面對離別的勇氣,他恨自己沒有改變現實的能力,他恨所有的一切,他甚至開始懷疑中考的意義。其實,他還想對女孩說很多的話,比如“我會找你”“我要和你考到同一所高中”之類的,但卻如鯁在喉。他被與生俱來的羞澀阻擋在門外,他總是開不了口,他寧願自己一個人後知後覺的玩味。他從前戀愛時的那種思緒蕩然無存。 “如果說分手是苦痛的起點,那在終點之前,我願意再愛一遍。”熟悉的旋律在他腦海不停地旋轉,他沒有太多的思緒,只是躺在床上,呆呆地望著天花板上的每一寸條紋,普通平面的條紋在他看來,卻顯得凹凸有致。他試圖用意念輕輕地觸摸著它們,彷彿看見了曾經自己和女孩牽手一同走過的一道道愛的山崗。 分離的時刻是短暫的,歸期的日子卻是無望的。短暫的分離已成為永恆,可對歸期的期待卻生活在當下的每一天。光陰荏苒,幾經輾轉,他已高中畢業,再一次經歷了別離的場景。只是這一次,他卻沒有太多的懷念,甚至有一種解脫的快慰。畢業後的日子,他沒有想太多關於以後的打算,因為未來已經擺在那,需要做的,只是在循循善誘的教誨下重新走過,僅此而已。 漫長的假期是他曾經所嚮往的,無拘無束、自由自在。只可惜,現實的模樣彷彿沒有按照他的預想發展。可他卻沒有太多的抱怨,他覺得這樣的簡單沒有什麼不好,反而能讓他在閒暇之餘,多幾分淡定,多幾分從容。他偶爾還會想像那年夏天某些場景的意境,只是物是人非的心境讓他的思緒跟不上時間的節拍,他掉進過去式了的愛情懸崖。 夏天的烈日讓空氣凝固,讓人窒息。在錄取分數下來之前,他成天坐在電腦旁,用自己的心情堆砌成千篇一律的日記,在自己的博客中發表,用飄渺的點擊率麻痺著曾經那一頁不堪回首的片段,但卻自我矛盾地將QQ暱稱改成“害怕忘記你”,他不知道自己這麼做的原因,也許是條件反射的緣故吧,也許是自己心中真實卻不敢提及的心聲。偶爾空虛的時候,他也會對著那唯一一張有她的相片,靜靜地倚在書櫃旁,默默地看著、想著。 依舊是夏天,夏天的風輕拂過他的臉頰,他在自己的世界裡徜徉。他不再奢求與過去回憶的邂逅,他現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在未來的日子裡,還能在夏天的某一個傍晚,看見過去自己和她之間的關係。

| 3rd Apr 2013 | 一般 | (4 Reads)
多少美麗的心情,曾在時間的季節裡,暗自一次次凋零,靈魂枯萎成了碎片,隨風如葉翻飛搖曳著的思緒,有時徹夜難眠。 多少美麗的心情,曾只好用詩詞記錄著,裡面蘊藏著的秘密,遮掩了那些片片哀愁,一直用靦腆的微笑,樂觀的態度支撐,等著你來欣賞。 是誰辜負了我的愛,又是誰寂寞了我的夜,原本用內心呼喚的愛,可以不顧一切的到達身邊,只為那點點滴滴純真的感情。 可是,慢慢感覺的溫度有時異常清冷,我像被晾曬到空曠的原野,無人問津的地步。愛情就這樣被一層一層的風乾,不再是起初那麼碧綠。也許,用我的情溫潤你寂寥的心之後,我並不是你的真愛。 常常舉首遙望著天邊,星星依然金光閃閃,無比的燦爛。 也許我的生命不夠靚麗,也許我的人生還不夠炫彩,可能就沒有想要的吸引人的地方,也就系不住一個轉身告別的眼神,或者已經擁有了意外的幸福的世界。 一縷縷情思,默默地回憶著過去,怎樣才能收拾好只有的一顆心?曾在遙遠距離的相思裡一次次獨自流淚,懷念,都不知道這是不是愛。回憶,只是留在心中一份關切的感動,和那冥冥之中竊竊的私語。 是否我用錯了感情,還是總留戀曾經美好單純的戀情,只是啊,其中許許多多的委屈能向誰傾訴?我只是恨我自己,當初真的不應該去愛你,真的不應該再去想你。 當綿綿私語化為飄散了的浮雲,我腦海一片空缺,不再去翻閱和查找彼此之間的故事,關於你,對我已經沒有任何意義。 原以為心心相通,感情熱烈的碰撞就能很快走到一起,伴我走過艱難的日子,可是啊,我為你不能停歇的美麗的靈魂,一次次被你沉默淡化成了殭屍,在無情腐朽的煉獄裡折磨得麻木不仁,反而我又苦苦掙扎,不斷錘煉筋骨重新尋回了自己。看著繁華的世界,我是那麼單薄和渺小,在樓群林立的中央,就像一隻單飛的蝴蝶,便把眼睛擦得很亮。 然而,一旦情感不渾濁了,看什麼問題都會很清楚。 真愛是什麼?長久是什麼?可能如金子一樣不要攙雜質,永遠都是那麼值得尊崇與愛戴的。 此後,猶如一場冰雪,封鎖了一扇打不開的愛你的心門。 月光雖然皎潔,但是有些殘傷,喊不出來的疼,全被汗珠浸泡,獨自咬牙行走在無邊的路上,我何嘗不也是這樣。 愛是需要等待,情怎麼去表白?是否真正心有靈犀,血脈融入血脈,體貼入微與關懷,才能架設生命彼此發展的根源? 我依然如故,走我自己想要走的路,只是時刻用一顆禪意的心態去感悟酸甜苦辣鹹的生活,哪怕是生活中的切斷面,也讓自己的靈魂精彩的放飛,用心編織出來的成果,也是對自己的一種安慰。不值得再去恨誰。 過去了的往事讓它永遠停在腦海之外,不會再讓那些糾結影響著以後的情緒,感覺明天依然美好,依然有我好好愛的,好好愛我的人,共築溫馨的巢。 有人曾說,最能溫暖人的是愛情,最能傷害人的還是愛情。 是誰寂寞了我的夜?又是誰把整個心掏給了我,又只能用靈魂的溫度撫摸著我的心,不想讓我再受傷。 是誰寂寞了我的夜?有時在電腦前等待誰的上線,等待誰的信息,等待誰的視頻,看到了心情才有些許安穩。 在乎又是什麼定義?愛了還有一點距離。 如果心靈的感覺貼在了一起,幸福的滋味,應該是愛的殘缺的美,因為你沒在我身旁。 是誰寂寞了我的夜?我的靈魂又在為誰而流淌,有時感覺你就在我身邊,似乎又摸不到你身影,在低聲歎息中,略帶一點點憂傷和淡淡愁腸的色彩。 多想,讓你的愛灼熱我全身,在彼此心跳的時候,猶如綻放出愛情美麗的煙花,浪漫每一個動人的夜晚,這,只是一次深深的渴望。 誰,又說只為我守身;我,只為誰又在守望……

| 14th Jul 2012 | 一般 | (2 Reads)
  螞蟻的巢穴從上面看,只能見到一個小孔,其實它們地下的房子十分龐大而複雜,蟻穴中有很多房間,還有無數互相連接的隧道。所有這些房間都由工蟻照管,它們把一切搞得井井有條。

| 7th Jul 2012 | 一般 | (4 Reads)
多少美麗的心情,曾在時間的季節裡,暗自一次次凋零,靈魂枯萎成了碎片,隨風如葉翻飛搖曳著的思緒,有時徹夜難眠。 多少美麗的心情,曾只好用詩詞記錄著,裡面蘊藏著的秘密,遮掩了那些片片哀愁,一直用靦腆的微笑,樂觀的態度支撐,等著你來欣賞。 是誰辜負了我的愛,又是誰寂寞了我的夜,原本用內心呼喚的愛,可以不顧一切的到達身邊,只為那點點滴滴純真的感情。 可是,慢慢感覺的溫度有時異常清冷,我像被晾曬到空曠的原野,無人問津的地步。愛情就這樣被一層一層的風乾,不再是起初那麼碧綠。也許,用我的情溫潤你寂寥的心之後,我並不是你的真愛。 常常舉首遙望著天邊,星星依然金光閃閃,無比的燦爛。 也許我的生命不夠靚麗,也許我的人生還不夠炫彩,可能就沒有想要的吸引人的地方,也就系不住一個轉身告別的眼神,或者已經擁有了意外的幸福的世界。 一縷縷情思,默默地回憶著過去,怎樣才能收拾好只有的一顆心?曾在遙遠距離的相思裡一次次獨自流淚,懷念,都不知道這是不是愛。回憶,只是留在心中一份關切的感動,和那冥冥之中竊竊的私語。 是否我用錯了感情,還是總留戀曾經美好單純的戀情,只是啊,其中許許多多的委屈能向誰傾訴?我只是恨我自己,當初真的不應該去愛你,真的不應該再去想你。 當綿綿私語化為飄散了的浮雲,我腦海一片空缺,不再去翻閱和查找彼此之間的故事,關於你,對我已經沒有任何意義。 原以為心心相通,感情熱烈的碰撞就能很快走到一起,伴我走過艱難的日子,可是啊,我為你不能停歇的美麗的靈魂,一次次被你沉默淡化成了殭屍,在無情腐朽的煉獄裡折磨得麻木不仁,反而我又苦苦掙扎,不斷錘煉筋骨重新尋回了自己。看著繁華的世界,我是那麼單薄和渺小,在樓群林立的中央,就像一隻單飛的蝴蝶,便把眼睛擦得很亮。 然而,一旦情感不渾濁了,看什麼問題都會很清楚。 真愛是什麼?長久是什麼?可能如金子一樣不要攙雜質,永遠都是那麼值得尊崇與愛戴的。 此後,猶如一場冰雪,封鎖了一扇打不開的愛你的心門。 月光雖然皎潔,但是有些殘傷,喊不出來的疼,全被汗珠浸泡,獨自咬牙行走在無邊的路上,我何嘗不也是這樣。 愛是需要等待,情怎麼去表白?是否真正心有靈犀,血脈融入血脈,體貼入微與關懷,才能架設生命彼此發展的根源? 我依然如故,走我自己想要走的路,只是時刻用一顆禪意的心態去感悟酸甜苦辣鹹的生活,哪怕是生活中的切斷面,也讓自己的靈魂精彩的放飛,用心編織出來的成果,也是對自己的一種安慰。不值得再去恨誰。 過去了的往事讓它永遠停在腦海之外,不會再讓那些糾結影響著以後的情緒,感覺明天依然美好,依然有我好好愛的,好好愛我的人,共築溫馨的巢。 有人曾說,最能溫暖人的是愛情,最能傷害人的還是愛情。 是誰寂寞了我的夜?又是誰把整個心掏給了我,又只能用靈魂的溫度撫摸著我的心,不想讓我再受傷。 是誰寂寞了我的夜?有時在電腦前等待誰的上線,等待誰的信息,等待誰的視頻,看到了心情才有些許安穩。 在乎又是什麼定義?愛了還有一點距離。 如果心靈的感覺貼在了一起,幸福的滋味,應該是愛的殘缺的美,因為你沒在我身旁。 是誰寂寞了我的夜?我的靈魂又在為誰而流淌,有時感覺你就在我身邊,似乎又摸不到你身影,在低聲歎息中,略帶一點點憂傷和淡淡愁腸的色彩。 多想,讓你的愛灼熱我全身,在彼此心跳的時候,猶如綻放出愛情美麗的煙花,浪漫每一個動人的夜晚,這,只是一次深深的渴望。 誰,又說只為我守身;我,只為誰又在守望……

| 30th Jun 2012 | 一般 | (4 Reads)
歲月是一條平靜的河,帶著許多瑣碎的愛戀與牽絆,緩緩流過。 暫時告別了工作的忙碌,只平庸成一個操心先生孩子衣食住行的小婦人。日子市井而閒適。會花好長的時間,在每張床上鋪上帶著皂香味兒的床罩,然後在把臉埋在綿軟的毛毯裡,讓從窗子裡瀉入的陽光暖融融的灑在背上;會把桌面、地板清潔的一塵不染,然後席地而坐,搬出影集啊、喜歡的小物件啊把玩著獨自笑出聲來;會穿上我粉色的圍裙穿梭於廚房間,包圓滾滾的餃子,熬甜甜的小米粥,烙薄薄的千層餅,會做飄著西紅柿絲蔥末香菜葉的花花綠綠的酸湯麵,選精緻的碟和碗盛好,擺放在潔白的大理石餐桌上,獨自沉醉;會一頁頁翻閱擺放在枕頭邊的這樣那樣的書,直到書從手中滑落,而後小貓一般蜷在軟軟的被子裡睡到自然醒…… 冬天裡,夜總是急急的拉開帷幕。每天晚飯後,都習慣隨意出去走走。抬頭,一枚月牙在天空翹首,晶瑩輕巧的惹人疼愛,每棟樓房的窗口都流瀉出柔和的燈光來,那是暖媚的人間煙火的氣息。廣場裡,姐妹們隨著音樂旋轉。俺的幾個好姐妹都在其中,於是也加入她們的隊列,亦走亦舞,不求舞姿有多和諧,舞出一份樂呵來,足夠了。 身體雖是日漸好轉,然而還是不能活動的太久,只兩三曲便敗下陣來。與姐妹們笑著道別,踩著昏黃的燈光回家。抬頭,月牙兒依舊柔媚的很,星星稀疏,卻亮得可愛。披星戴月,這詞,誰造得呢,這樣的詩意美好? 推開家門,暖氣撲面而來。冬天能閒適的呆在家裡,實在是小資呢。 胖胖熊加濕器吐出一長串又一長串棉嘟嘟的濕氣來,瀰散在房間的每一個角落裡。乳白色的窗簾,懸空垂落至地面。屋內的燈光明亮而柔和。我拿來剪刀和灑壺,清除枯乾的花葉,給花兒澆水。那盆三角梅,蓬勃了一個夏季的綠漸老,葉子緩緩的脫落著,這傢伙終於沒能為我開出一片紅艷來,卻依舊理直氣壯著抽出枝來。吊蘭和綠蘿綠得可愛,瞧,又發出新芽來了,芽兒飽脹的令人欣喜。那盆馬蹄蓮,前幾日老葉枯敗,卻並不歇息,一鼓作氣又長出新葉子來了,葉面寬闊如手掌一般,脈絡清晰得惹眼。紅掌前些日子頹廢得令人沮喪,現在似乎緩過氣來了,綠從根莖處蔓延開來。滿天星綻放了一個夏季的嫵媚後就沉默如金了,想必是累了,是該好好歇了。 我喜歡花草,卻一直養不好,名貴的花在我這裡終逃脫不了一命嗚呼的悲慘命運。倒是這些小草花皮實的很,我慇勤起來會寶貝疙瘩的疼愛著,懶惰了又會好些日子連水也忘了澆,它們卻並不計較,只為我抽著葉,偶爾還開出蠶豆般白的紅的花朵來,朵不大,卻足夠清靈。 兒子頑劣得很。這個年齡的男孩子,如那剛長出幾分力氣的牛犢子,熱情而又叛逆,但在鬥不過我或者有求於我的時候,也會妥協,說:“別鬧了,乖哦!”先生怕是被我的聲淚控訴觸動,近日溫順許多,再提要求,就這樣了——“兒子的書該訂了,乖!”“房間這樣佈局好,乖!”心裡明白是他們逗我樂,要求服務上台階呢,卻並不戳穿,只假裝糊塗開心著。 時有遠方朋友的信息鳴叫在我的手機上,一字一句的讀,那些牽掛與關愛便住進了我的心裡,如一盆旺旺的炭火,暖著我的冬天,我的日月。 古希臘傳說中,愛與美之神阿佛洛狄忒種下了一顆月亮樹,祈禱自己能得到愛情。突發奇想,如果我把熱愛的種子埋在心的沃土裡,精心澆灌,一定也會長出一棵美麗的月亮樹吧。如若這可愛的月亮樹上,搖曳平安的葉,綻開祥和的花,掛滿寧靜的果,該是多麼美好。到那時,我還要在月亮樹上掛上清脆的風鈴陪我,拴上輕盈的鞦韆蕩我。到那時,我還要把這平安這祥和這寧靜,分送給我的孩子我的愛人我的朋友們。 從不祈求大富大貴,只希望自己平安快樂著,寧靜祥和著,愛著,溫暖著,隨著生命的河水,向前。 又翻到了那條信息,一隻可愛的豬豬圖像後,有這樣的文字:“豬豬哎,天冷了,記住窩窩裡多加點草草,別掉了膘膘,肉肉貴得很哦……”兀自笑了,笑得溫暖而滿足。

| 23rd Jun 2012 | 一般 | (6 Reads)
長大了,從呱呱墜地的胖娃娃,蹣跚學步的小女娃,一步步變成眾人眼中的大齡剩女; 長大了,以前看到蟑螂,特別呼扇著翅膀的蟑螂,看著就會嚇哭,可現在也能壯著膽子用拖鞋去拍死那噁心的傢伙; 長大了,以前怕黑又怕鬼,總是纏著外婆一起睡,可現在,卻能關著燈,抱著娃娃睡,就算睡姿和大家說的嬰兒那樣蜷縮著,因為就算害怕卻學會了堅強; 長大了,以前傻到用電飯煲都不知道要按煮飯鍵,現在居然也能做上一桌子能下嚥的飯菜; 長大了,以前只知道看書寫作業學習,沒有過多的想法,而現在,不知道是淚腺發達還是感情過於豐沛,一句感性傷感的話,或者一曲憂傷的歌曲,就能讓自己潸然淚下,並不是真的難過,只是會情不自禁的感傷起來; 長大了,以前素淨白嫩的笑臉,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堆上一層又一層的脂粉,掩飾的僅僅那份逝去的自信和驕傲; 長大了,以前旁若無人的大笑大哭,毫不掩飾的情緒發洩,現在卻要帶上偽善的面具,虛偽的微笑,隱忍下來淚水只能在轉身之後留給自己; 長大了,小時候最期待的日子就是放假,可以去外婆家陪著外婆,現在工作了,最期待的日子是發工資,別是是月光族,我卻已經跨入星光幫; 長大了,可是人卻憂傷了;時間,不經意改變了我們;偶爾照著鏡子,看著鏡中的自己,彷彿那是另外一張臉,不屬於自己的,看不到曾經屬於自己的純真,看不到曾經屬於自己的自信…… 時間彷彿潺潺的流水,看似緩慢,卻時刻不曾停留的流去,慢慢的,失去了最初的自我,失去了最初那簡單的快樂,是長大的原因麼?因為懂得多了,所以想的多了,因為想得多了,就開始患得患失了,於是就開始糾結著,感傷了? 聽著黃磊的等等等等,莫名的潸然淚下,不知道自己在感傷什麼,就是控制不住,也許是在哀悼逝去的青春,在惋惜等待歲月中蹉跎模糊的背影吧! 長大了,長大了,可為什麼卻後悔了?

| 16th Jun 2012 | 一般 | (5 Reads)
我家淮水即淮河之源。淮水打桐柏山六盤谷出,經群山林莽,繞蒼松翠柏,自水簾洞來,一路搖頭擺尾的,不一會兒就路過我家門口。洄水在那兒一彎,闊五百米,宛如一條銀色綾帶,由南向北往那一橫,便以河劃開了湖北、河南的地界。界限分明是有了,可那些守一方土飲一河水的人們,彷彿不以為就此有了阻隔,依然沿襲老輩人習慣,頻繁走動,相互嫁娶。 淮水兩旁,地不揀上下,人不分東西,隨意耕種兩岸收割。無論東部湖北山寨抑或西岸河南人家,早晚一地住得煩了,便糧食一挑,攜了老小,過河即到對岸立戶。山裡有的是椽檁和茅草,三下五去二便落成幾間新屋,嵌上花格窗欞,空氣通暢,冬暖夏涼。山裡地方的小官們,不講村寨地域,不存戶籍觀念,只認那淮水,凡飲一河水的人家即鄉親。鄉親鄉親,鄉里水親土親,無論誰家搬來誰家遷走,沒有手續,更不用請客送禮,只需招呼一聲,來則當來,走則即走,權當串門走個親戚罷了。 父母去忙他們的事業,我出生七個月便被送姥家撫養,所以我喝著淮水長大,長大了就在淮河岸邊遊走。淮水能照見每一粒沙,看清每一隻河蚌在沙裡踽踽地游。游是遊走了,身後卻犁出一道彎痕,順著粗條印痕尋去,均可捉到一隻大大的河蚌。兩岸皮柳樹下,浮草一旁,大大小小的魚們,悠閒自在,即便在人的眼皮子下,也大模大樣地於水中晃來蹇去,單等樹上掉下什麼葉子、蟲子之類,便爭先恐後地蜂擁上去搶食。偶爾一腔喊叫或是“咕咚”一聲水響,魚們會箭一般射至岸邊水下樹洞,沒了蹤影。這時脫衣下水,扎個猛子潛入水底,睜眼能瞧見魚就窺在洞口,腦袋朝外,嘴巴一張一合的呼吸。伸手一堵,穩從洞中掏出兩三條魚來。 河裡的沙一色銀白,細細柔柔的,不沾一滴泥星兒。挽腿下水,拿腳在水裡將沙楊起來,只見細沙在陽光折射下閃著磷光,於水中搖搖晃晃飄蕩,不見一點水渾。放牛的小孩兒們,躺在寬闊的水牛背上涉水過河,老水牛前面帶隊,小牛犢和黃牛後面相隨,到對岸湖北地界,尋一塊嫩草綠地,把牛往那兒一撒,各自退去衣褲,“噗通”跳進河裡,半天不露出水面。早晚洗美了泡夠了,再爬出來躺在白沙上曬,曬得黝黑光亮,半晌都不想穿衣裳。 淮水邊沿帶濕不幹的白沙裡,不知藏了多少只鱉。我表哥金成膽大且本領高強,他常赤身裸體水邊兒巡走,左右搜尋鱉路,瞧準了,拿腳於細沙裡一撅一挑,臉盤大小的鱉立即騰出。想必那鱉正在沙裡酣睡,忽被撅起,驚得四腳胡亂抓撓,蒙頭轉向慌忙奪路,表哥上前一翻一踩,鱉是萬般無奈,只好束手就擒。 不想要鱉的,就去沒膝水中踩魚。覓一處緩水沙地,只管雙腳細步交替踩挪,一挪一踩,一踩一停,忽覺腳下硬硬,立馬踩住別動,伸手腳下一扣,便是一條渾圓肥碩的“沙狗”。折枝柳條順腮穿串兒,不誤晌午回家咽魚。“沙狗”是我家淮水的饋贈,一種專在沙裡藏身的魚,個頭兒大小不等。我見過小的約兩三寸,大的不過半尺長,通身銀白灰色,小?面杖般粗細,滾圓滾圓的,除了一根脊骨外,渾身上下無刺,且肉嫩味鮮,是迎賓待客的佳品。 淮水兩岸人,祖祖輩輩離不開淮水。除人畜引用、澆水灌田外,洗菜淘米、捶衣擺佈,也要到淮河裡去,似乎別的水就洗不乾淨。小媳婦們攜一筐舊衣,水邊兒支塊青石,沒有肥皂洗衣粉之類,只在水裡輕搓慢柔,而後將洗衣疊在石上,拿出木製棒槌,翻來覆去兼有節奏地槌——槌衣聲聲飄過對岸,又從對岸聲聲返回;一槌槌下去,聽出兩聲響;三槌兩槌,槌聲滿河谷迴盪,槌出得衣裳白的立刻現白,花的愈加鮮艷,起身岸邊草上一攤,走時盡可收干。 夏日夜晚,勞作了一天的人們,最關緊的是飯後下河,沐著河風,退去汗衣,水中涮個涼快。夏夜每晚,河裡甚是熱鬧,埠口左右,男一路女一路,不過十來米遠,月光下朦朧人影,撩水嬉戲之聲相聞,各自方便互不相擾。洗得晚了,有人招呼一聲“走了!”於是,兩廂男女紛紛登岸各穿各衣,左右兩隊人馬排開返回。臨走時河坡裡揪把花生,水裡一涮,邊吃邊走。說不定哪一隊年輕人興致未盡,一腔山歌挑戰,對方必然有人應對,此起彼伏,錯落有致,於空曠的夏夜裡傳向遠山。及至村頭,都會把最後一嗓甩得更為嘹亮、奪人,以示絕對戰勝了對方。 平日裡,誰要憋了委屈抑或遭遇悲哀之事,也要去淮水:擇一背處,依水席地而坐,於無人處盡情傾訴,對著河水放聲嚎啕。我曾多次遇見這場面,多半由“我的個媽呀——”開腔,哭出事情的緣由、經過和傷心處,訴說自己命苦與無奈事。那聲腔長拉短收猛提,抑揚頓挫,滿河迴盪;那音調哽哽咽咽悲悲切切,若空谷簫鳴,如夜半歌聲,聽著讓人揪心發?,不覺便生些憐憫,甚至要跟著撲簌簌落淚。哭人嚎過一陣後,掬水洗去淚眼垢面,理好頭髮,扣上衣衫,好似胸中所有的鬱悶和苦痛順水沖走了似的,頓覺心裡暢蕩渾身輕鬆,爾後沒事人兒一般站起來,兀自起身回家,回家裡照做活計不提。 淮水不會說話,兩岸人卻與它至誠至敬,相依為命。舀它煮米米飯髮香,引它澆菜菜蔬水靈。春天來了,草木發芽兒,人們農忙空餘時間,都會自覺挖坑植樹澆水,岸邊埋楊插柳,為母親河夯牢堤壩。一場雨後,哪裡潰堤,哪裡豁口,不用發佈號召,也不用攤工派料,自有人去壘石培土休整。誰家小孩子往河里拉屎撒尿,若被大人撞見,輕則臭罵,重則挨打,且犯眾人惡,全村沒人搭理你,讓你好些天不敢抬頭。 淮水並不一向溫馴友善,不定哪年夏秋連陰雨,山洪突突奔湧而來,嗚嗚的淮水便漲了個平槽,繼而一浪一浪翻過岸堤,滾進村裡。那些天,村寨人們恐怖極了,大水未到之前,人們紛紛劈玉黍桿扎做“掃天婆”掛在當院,乞求掃去陰霾得見晴天。白天各自居家待命,夜晚青壯勞力披蓑戴笠,提著馬燈帶著銅鑼輪流看水,稍見潮頭湧來,便鳴鑼為號,召大家集合村西口跑水。先點孩子、老人,再清婦女、牲口,扶老攜幼,舉家後撤。大家冒著大雨,踏泥淌水,一路不盡燈火,一路仰天禱告:“老天爺呀,大慈大悲,你可要多多保佑!” 有時老天爺像是靈通人性,受了香火得了祈禱,即令天晴雨住,大水便緩緩退去。有時卻又極為任性,怎樣禱告、許願愣是聽而不聞視而不見,一味電閃雷鳴,瓢潑也似的大雨,推擁著淮水一路波濤咆哮,平排肆虐掃蕩而過,將所有院牆、房屋、田埂、菜園夷為泥地。這時候,人們只好望“淮”興歎,待風停雨住後,遠遠望著大水退潮,才敢陸續回到村裡。嗚呼哀哉,一夜間村子不復存在,房屋倒了,糧食衝跑了,桌子和床不見了蹤影,雞鴨貓狗之類很是罕見,殘存的屋脊和樹梢上,爬滿了耗子和蛇…… 記不得是哪年月了,大概我八九歲那年夏天,滂沱大雨“突突”下了幾天幾夜。有天夜裡姥和姨突然把我叫醒,說是大水來了!我翻身起床,跟著姥、姨和村裡的鄉親們,逕直往高處西村周灣奔去。臨到村子西口,平時不得見水的青石板橋上,大水早已過膝。姨扛著糧食,姥一手拄著木棍兒,一手拿著衣裳,囑咐我一定攥緊她的衣擺萬不可鬆手。我們小心翼翼地用腳打摸橋面涉水,忽然我一腳踏空,洪水捲了我疾速向北滾去。跟在我後面的國春大舅見狀,扔下包裹,一躍衝進水裡,抓住我的褲子把我拉出水來,此時我已喝了幾口渾濁的淮水,嗆得連聲咳嗽不止。記得因這次我受了驚嚇,連著發熱幾天,退水後姥便喚了姨,一起去西口青石板橋上給我“叫魂”,姥在前面走著,嘴裡不斷重複地喊道:“平啊,嚇著回來吧!”姨跟在後面隨即應聲:“回來了!”據老輩人傳授下來的經驗說,人受到驚嚇會靈魂出竅,人若沒了靈魂,不是癡呆便是殘廢,只有親人這樣“叫魂”,方能以親認親以情化情,召回出了竅且遊蕩在外的孤魂。 淮水無辜禍害了鄉親,似乎也有惻隱之心。大水過後,斷瓦頹垣、籐林樹叢中,絆住了許多木材、西瓜、南瓜和柴草。說不定誰家走運,院子裡還會擱淺一張桌子抑或一口木箱,箱子裡會有衣裳和一些金銀首飾,那便是悲極生樂的事。村裡村外,高高低低的坑窪裡,藏了大大小小的魚,小孩子們早已忘卻了先前大水的恐懼,只顧撿瓜果、捆柴火,又扛了鐵叉帶著蔑宛,成宛成宛往家背魚。大人們不管這些,一心備料修房造屋。過不了幾天,村寨便恢復了平靜,人們開始安居樂業,繁衍後代。 多少年過去了,孩子變成老漢,孩子的孩子也變成了老漢,只是淮水依舊,山也依舊。存於山水之地的人們,無論受過多少屠村驚嚇與賠去多少家當,卻不曾抱怨淮水,也沒想離開那條日夜湍流不息的淮河……

| 9th Jun 2012 | 一般 | (5 Reads)
不要問我去了哪裡?    作者 塗湘奇(塗相奇) 不要問我去了哪裡? 當美麗霞光滿天時候 那是我在向你微笑 不要問我去了哪裡? 當清風親吻你臉頰時候 那是我對你深情問候 不要問我去了哪裡? 當流星劃過天空時候 那是我在對你深情祝願 我是那天上白雲 我是那地上溪流 在你不經意的時候 我會閃現在你心頭 (塗湘奇作於浙江甌江龍灣QQ407973408)

| 6th Jun 2012 | 一般 | (4 Reads)
無需,到子夜 孤單的星,便可找回月亮的光 敢問?是不是你 柔美的目 眼淚,滑落下來。塵土 感動在睡夢裡。憂鬱的眼神 和疲倦的心 依偎著 擠在一起 眉間的記憶,默默地 爬過隔心的河。偷偷地 親吻臉龐 心裡的疼,一直在 黎明的角落 徘徊 思念 剛剛 度過孤獨的夜 又要 讓灼熱的太陽 將其炙烤 ------捨秋子

| 29th Apr 2012 | 一般 | (3 Reads)
走近西塘,已是暮色蒼茫。幾個朋友簇擁著,隊伍一段一段的,或走或停,亦步亦趨,笑聲此起彼伏,些許沒有白天多次走錯路的落寞與無奈。唯獨我卻若有所思。 走進西塘,窄窄的弄堂,長長的廊棚,紅紅的燈籠,與緊挨的河道那一串串載滿客人的木船,相映成為一幅古樸的畫卷。這是我對這個“越角人家”的最初感受——那種淡淡的好感與絲絲的親切。 也許是因為黑夜的迷惘,也許是因為人多的嘈雜,也許是因為沒有釋然的心情,這樣的一個江南古鎮,似乎並沒有讓我打動多少,尤其是成群的行人,一路的呦喝,滿街的油煙,令我的心情無比的糟糕——到底是人影遮蓋了風景,還是心情影響了感觀,我一時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坐在長廊一側的長凳上,臨河是一排排小吃攤,看著如麻的行人和如織的船兒,斜眼顧盼遠處角樓上不時傳來的閃光燈,我知道這個喧囂的夜晚就在眼前,世間最美好的東西都將和著這夜色慢慢地進入夢想。也許這正是編織夢想最好的時刻了。 夜漸漸地深了,回頭再看曾經走過的路,已沒有了剛才的情景——街是清清的,河是靜靜的,廊坊裡已不再有走不完的行人,也不再有此起彼落的討價還價聲,黑黑的石條凳孤寂地守望著石橋,對坐痛飲的“街吃桌”上徒留下一串串長長的燈影,一輪明月悄然地滑過洞橋,河道裡寫滿了船兒的倩影,寧靜覆蓋了整個夜。一切都回歸得那麼自然,自然得讓人驚奇,自然得令人肅然。 我終於知道,古鎮是恬美的,夜是寧靜的。而我的心情是沉沉的,似有一種什麼東西拿在手上卻沒有輕輕地放下——一顆心始終牽掛著,一如秋天的果實嚮往著主人的採摘,而又渴望被樹枝的留戀。我知道,果實的全部意義在於奉獻與給予,它本身就不屬於自己。原來是夜晚一般的心情影響了看風景的心情。 這樣想著,心中慢慢有了些許的安慰。是啊,千年的古鎮多麼讓人羨慕,多麼令人起敬,這吳根越角般的名兒,與其說是歷史給予的,倒不如說是現實嚮往的。 慢慢地,啟明星在悄悄地告訴我,夜真的很深了,我連同古鎮也漸漸地融入了夢想。我要感謝那次似與古鎮相會的時刻,錯過的那麼多個夜晚,原來都是喧囂世界裡的一個個令人可笑而又難得的等待,而現在正是這種等待後的相遇。曾經的恬靜與優雅,仍原封不動地保存著,這樣的等待勝過千年的姻緣。 我知道,西塘的夢是甜美的,後世人在為西塘的美麗而埋單,而我正在為我的夢想而埋單——那個似曾相識的千年之夢。 文章來源:綠色星Q-匯泰龍吉祥物 |中醫/營養/病症 | 科比的部落格 |李躍中自行車10年遊歷88國 | Digital Dialogue |晚春夜宴 | yuanzouli的BLOG |愛和自由 規則與平等 | 綠色暢想的BLOG |相忘於江湖 |

Next